您所在的位置: 首页 > 投资

资产荒下银行非标配置回暖 或驱动利润增长

2016-01-13 19:53 来源:

  截至2015年三季度末,16家上市银行应收投资款项的总资产规模为8.2万亿元,较2014年末增加了2.5万亿元,增速达到了近44%。而同期16家上市银行总资产规模增速仅有10%左右,明显低于非标资产增速。

  2015年前三季度,五大行中,只有交通银行净利润增速保持在1%以上, 其他全部跌破1%,股份制银行增长最快的平安银行,净利润同比也只增长了13.04%。

  “资产荒”之下,非标资产似乎已经成为银行信贷业务之外,资产配置的主要方向,并驱动一些银行资产、利润实现逆势增长。

  浦发银行近日披露了2015年业绩快报,去年该行净利润预增长7.6%,总资产则大幅增长超过20%。平安证券预计,浦发银行将可能取代兴业银行、民生银行(600016,股吧)(600016.SH;01988.HK),在资产规模方面,成为仅次于招商银行(600036,股吧)(600036.SH;03968.HK)的第二大股份制银行。

  “浦发银行的资产规模快速增长,应该和去年下半年非标资产回暖有关,整个银行业去年三季度以来,都加大了非标资产配置力度。”有业内人士向《第一财经日报》记者分析,进入2016年,在企业融资需求没有改善的情况下,非标是银行信贷以外资产配置的主要方向,但在配置方向、品种上,将和去年有所不同。

  非标业务提振业绩?

  1月4日晚间,浦发银行披露业绩快报显示,2015年,该行实现营业收入1465亿元,实现净利润505亿元,同比分别增长18.97%、7.6%;总资产达到5.04万亿元,同比增长20.19%。

  “浦发银行资产规模增长可能主要来自权益类、应收金融机构款项等方面。”一位股份制银行人士向《第一财经日报》记者分析,2015年8月份以后,非标投资有所回暖,而为了应对“资产荒”,很多银行都加大了债券和非标资产配置力度。

  统计数据显示,截至2015年三季度末,16家上市银行应收投资款项的总资产规模为8.2万亿元,较2014年末增加了2.5万亿元,增速达到了近44%。而同期16家上市银行总资产规模增速仅有10%左右,明显低于非标资产增速。

  与此前相比,7.6%的净利润增速虽然明显放缓,但在银行业不良贷款持续暴露、利润增长急剧下滑的大背景下,浦发银行2015年的利润增长尚属亮眼。2015年前三季度,五大行中,只有交通银行净利润增速保持在1%以上,其他全部跌破1%,股份制银行增长最快的平安银行,净利润同比也只增长了13.04%。

  上述股份制银行人士认为,2015年业绩仍能保持较快增长的银行,将以城商行等中小银行为主。在融资需求不足的情况下,非标资产配置将是商业银行利润增长的重要驱动因素,部分银行非标资产配置已经远远超过信贷资产投放力度。

  实际上,2015年前三季度,三家A股上市城商行的净利润增速,均远超行业平均水平。其中,北京银行、宁波银行2015年前三季度净利润同比分别增长12.26%、16.06%,南京银行则同比增长24.48%,在16家A股上市银行中名列首位。

  “南京银行的利润增长,很大程度上是靠同业业务在驱动,这两年通过与城商行、农商行的资金业务,同业业务已经成为南京银行利润核心增长点之一。”上述股份制银行人士说,南京银行的业绩增长,很大程度上就是债券和非标投资驱动的结果。2013年,该行牵头成立了同业平台,拓展银行同业间的合作,先后与100多家城商行、农商行进行合作。截至2015年9月底,南京银行仅应收款项类非标资产就达到2166亿元。而在同期,该行总资产、贷款余额分别为7701亿元、2147亿元,贷款余额已经低于同期非标资产规模。

  非标资产配置方向或将改变

  商业银行加大非标资产配置力度,很大程度缘于2015年三季度以来的“资产荒”,在融资需求不足,而流动性又较为宽松的情况下,为了保证利润增长,银行不得不加大非标资产配置力度。

  一位上市银行内部人士对《第一财经日报》记者称,非标业务满足了商业银行的一些业务需求,一方面,非标作为银行贷款以外相对灵活的融资方式,可以满足不同类型、不同发展阶段客户的融资需求,提高了银行的客户服务能力、增加客户黏性;另一方面,非标业务定价比贷款市场化,为银行应对利差收窄、提高经营能力提供了手段。

  “非标业务比贷款资产流动性更强,能提高银行资产流转速度,有利于流动性风险管理,对中小银行来说,非标业务通过同业合作,也能突破地域限制。”该人士说,在某种程度上,需要保持一定规模的非标业务,非标业务可以看作银行适应利率市场化的“练兵工具”。

  但值得注意的是,2015年以来,债券市场、信托等领域出现了较多的违约事件,这也暴露出商业银行非标业务存在的潜在风险。上述股份制银行人士说,在开展非标、同业业务的时候,银行看重的是同业机构的背书,而忽视了资产质量本身,从而产生潜在风险。同时,由于交易结构的复杂性,也增加了非标业务的风险。

  上述上市银行人士说,非标业务确实存在部分制度上的空白,部分机构风险管理体系尚不完善,专业化管理水平不足,产品结构上创新之后,法律关系相对复杂,需要机构拥有专业的法律风险管理水平。此外,非标业务的资本和拨备计提标准并不统一,且业务模式创新较快,操作风险管理需要及时跟进。

  “非标业务还必须得做,并不是说出了风险,就完全不做这一类业务了。”招商银行同业金融总部高级分析师刘东亮说,尽管2015年出现了较多的违约事件,但非标资产仍将是今后银行资产配置的重点方向。

  “在企业融资需求没有改善,甚至可能持续下降的情况下,预计2016年"资产荒"的局面很难得到改善。”民生证券研究院固定收益部负责人李奇霖向《第一财经日报》记者分析,商业银行资产配置再次向非标倾斜,与融资需求不足直接相关,进入2016年,除了信贷业务,商业银行可能仍将加大非标资产的配置力度,但资产配置方向、品种会有所改善。李奇霖认为,进入2016年,商业银行在非标资产配置的品种上,将会向直接融资相关产品方向转移,并从资产端设计股权类固定收益产品。在风险控制方面,将会从注重主体信用向注重资产质量转变,加大对资产证券化、城投类资产的配置力度。

  受访业内人士还认为,为了防范非标业务风险,一是在经营架构方面,商业银行要严格遵循监管规定,强化总行专营部门对分支机构的统一管理,防范操作风险;二是在风险管理和审批方面,应建立专业风控和审批体系,提高信用风险识别水平。此外,交易结构上尽量简化交易环节,缩短链条,降低法律、交易中的操作风险,并加强货币政策和利率走势的研判,避免利率风险。

微信扫一扫

扫描二维码进入一路发发财经网。追求重磅、独家、原创、有用。财经资讯、政策解读、股市情报、投资机会……每日发布,全年不休。